繁体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首页 | 军事动态 | 原创专稿 | 武器装备 | 知识资料 | 图库 | 文摘 | 视频 | 论坛精选 | 环球信息 | 
您现在的位置: 环球展望 >> 原创专稿 >> 世界军事动态 >> 环球军情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专稿]“软实力”抬头,美国海军再为战略转型摇旗
作者:徐琳    文章来源:《华盛顿观察》周刊提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1-15 【字体:

    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备队在2007年10月中旬携手发布美国最新的海上战略(maritime strategy),强调美国海军不仅要维持在全球范围内的前方存在、威慑能力、制海权及战力投射等核心能力,还要加强在打击恐怖主义、人道援助和确保运输线安全等方面的国际合作。按美国海军作战部长(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加里·拉夫黑德(Gray Roughead)上将的话说,最新出台的海上战略代表美国已经意识到,国际海上合作在未来将成为海军不可或缺的工作项目之一。

    位于华盛顿的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高级分析员罗伯特·沃克(Robert Work)认为,美军出台海上战略的目的在于列出一个海上强权应该做的事,除了遏制战争的发生外,海军也应该能防止危机扩散。

    “这个海上战略的概念就如拉夫黑德所说的:预防战争的发生和赢得战争是同样重要的。”沃克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道,“他的意思是,(任何国家)‘买’一个海军是为了能赢得战争;我们虽然要提升海上软实力,但是我们也不会逃避战争。”

    美国知名的军事战略专家、《五角大楼新地图》作者托马斯·巴奈特(Thomas Barnett)在1990年代初期就曾提出这样的新海上战略概念:冷战结束后,美国独享全球制海权,但是美国要怎么使用它?是不是应该专注在阻挡其他国家的海军乘势崛起?这个问题在整个1990年代受到冷冻,美国的战力逐渐退缩到濒海防线,船舰的采购也不如冷战时期热络。但是在进入21世纪后,9·11恐怖袭击事件显然改变了这一切。

    “拉夫黑德的说法是后9·11时代海军战略的最新声明,也呼应了(现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麦克尔·穆伦(Michael G. Mullen)上将的‘千舰计划’的概念。”巴奈特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专访时说道,“这个新战略背后的含义是,不管是在地中海、波斯湾还是东亚海域,我们不需要往各地派遣美国舰艇,而是‘借用’其他国家的海军船舰来联手达成任务。”

    “备战”而不“避战”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军事高层意识到国际形势已然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威胁今日国际安全和稳定的首要因素已经不再是单一国家,而是跨国的恐怖主义运功和随时可能发生的严重自然灾害。也因此,美国海军面对的第一大课题便是如何有效打击恐怖主义,以及对受到自然灾害重创的国家提供人道援助。简言之,美国海军不再为进行大规模的国对国战争而准备,维持海军船舰的庞大数量已经不再是第一要务了。

    “现今,美国海军的一项大胆的变动是,由过往的防御模式(defense paradigm)转型到安全模式(security paradigm);前者是国家对国家的战争,是一场零和游戏,后者则着重战后重建、海上交通的管制和海上网络的拓展。”巴奈特对《华盛顿观察》周刊分析道,“我想,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都是美国海军朝安全模式转向的最佳范例。”

    沃克也注意到了美国海军的转型趋势。他直言,自从二战结束之后,美国海军的战略目标就逐渐从打赢战役转移到战力投射,毕竟,现今象是一战、二战这样大规模的“全球战争”已经不复见,起而代之的是数目不断增加的区域战争。

    “随着冷战的结束,建立一支远征军(expeditionary force)的概念已经不再适用。美国不再广泛地建立全球海上基地,转而将战略中心拉回本土,例如美国在韩国和日本的驻防就已经慢慢地向太平洋上的关岛、夏威夷等移防。久而久之,美国的海军装备、人员数目也开始下降。”

    今日,美国海军的船舰数量已经不到280艘,相较于1990年代初期冷战刚结束之时的350艘左右,船舰减少的数目不能说不大。意识到这个事实的美国海军在2006年初出台新的购舰计划,希望能将战舰总数提高到313艘。但是这个野心勃勃的计划进行近两年来遭受的阻力不断产生,“钱”堪称是首要绊脚石。海军自己预估这个计划将在接下来的30年中,每年花上165亿美元才能平衡开支,立场中立的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的估计则是在每年206亿美元左右。海军的保守估计或许是没有将造舰的成本超支列入考虑,以海军近来争议性最高的濒海战斗舰(Littoral Combat Ship)项目为例,原本预估每艘造价在2亿3千万美元,现在成本却急速膨胀了5至7成,惹得国会大删预算,海军只能两手一摊,取消了2艘原舰的制造。

    沃克认为,新的海上战略强调海军应该强化其实力以备不时之需,甚至化解可能发生的危机,在他看来是很合理的。虽然有些海军观察家指出,人道救援这一类展现“软实力”(soft power)的任务本来就有海岸警卫队在承担,而这一新的战略不啻是将整个海军变成超大的海岸警卫队,对此,沃克认为,这一新战略出台,唯一昭示的改变是,海军在内部提高了应用软实力的地位,这并没有什么值得警惕之处。

    “我们正处在一个十分让人兴奋的时代,全球范围内许多海上强国正在兴起,例如印度、日本、中国,甚至是欧洲。海军的存在是愈发重要了。”沃克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解释道,“我同意在承平之时通过海军来展现软实力的重要性,但同时,我们的海军应该要强大到足以威慑其他国家的海军。我们应该通过战力投射、提供海上基地等军力展示来防止或是影响战争。这也是新海上战略的核心意涵。”

    “千舰计划”,箭借草船

    美国海军急欲转向预防战争、缓解紧张和战后维和等任务,除了受到今日国防预算的牵制外,也反映了一个昭然若揭的事实:现今的战争不若以往,进行的时间已经大幅缩短了。

    从第一次海湾战争到今天的伊拉克战争,战争的时间从数日到数月不等,平均大概持续30天。从传统的国家战争来看,美国的军力压倒世界上任何国家,但是战争结束并不意味着胜利,美国还要花上很长的时间进行战后的重建和维和。

    “如果你不能坐上一段战后重建的牢,你就不应该犯下开战的罪,”巴奈特对《华盛顿观察》周刊一针见血地说道。“也就是说,开战的门槛很低,维和的门槛却很高。”

    巴奈特也从美国新一代海军领导阶层的出身来检视这一波的海军战略转型。才于2007年9月30日接下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穆伦上将,前一份工作正是美国海军军衔最高(至少是四星上将)的海军作战部长。穆伦曾经担任北约大西洋舰队第二舰队的指挥官,以及总部位在意大利的美国海军驻欧舰队指挥官,海上勤务的范围包括巴尔干半岛、伊拉克(第一次海湾战争)和地中海等军事热点。穆伦的继任者--现任海军作战部长拉夫黑德同样也有波斯湾和地中海舰队的指挥经验。

    “穆伦的整个职业军官经历都是建立在战后国家重建的基础上。可以说,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海军战略经历了18年的漫长辩论,终于在这些海军领导人身上做了一个了结,开始真正的转型工作,”巴奈特感叹道。

    穆伦在2006年11月公布的“千舰计划”,就是在海军战略转型的大背景下出台的产物。“千舰计划”的基本概念并非成立一支永久的国际联军,而是让各国的海军结成伙伴关系,彼此共享情报,统一对海上活动的掌握,以联手应付全球范围内突发的海上危机或冲突。“千舰计划”的运作细节虽然尚待各国海军协调沟通,但是已经在一些区域进行试点,例如2006年夏季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党开战之时,共有17国、170艘船舰加入撤侨任务。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也在马六甲海峡联合进行海巡任务,共同对付海盗行为。

    “‘千舰计划’并不说美军就要大幅膨胀,成立一支由1千艘船舰组成的海军,而是维持300艘左右的美军船舰,另外再向其他国家‘借来’700艘船只。”巴奈特评论道,“但你要说美国的海上战略是‘三百舰计划’,听起来就不如‘千舰’来得响亮,或来得容易获得支持。”

    “蓝”与“绿”的较量

    伊战和阿富汗战争让美国不少军事专家预言,美国未来的重要军事任务将落在陆军、海军陆战队和“特种部队”(special operation)三个军种身上,言下之意是,空军和海军不再扮演主角,而以后勤和运输为主。对此,沃克直言,在今日的美国海军看来,还是有一系列可能的区域冲突需要考虑--朝鲜半岛、伊朗和索马里都是例子。“美军并不是认为在这些地区战争一定就会发生,而是为可能发生的战事(contingency)做准备,将海军当成减缓紧张的工具,在这些地区提供稳定形势的力量。”沃克评论道,“例如,万一巴基斯坦或是沙特阿拉伯变成失败国家,或是由于对台海形势的误判而造成美中冲突,都是十分令美军忧心的情况。”

    沃克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27年,除了在美国前海军部长理查德·丹泽格(Richard Danzig)手下担任高级助理外,也曾在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指导和分析兵器推演。在沃克看来,中国将自己视为一个强国,将来更可能升格成为一个世界强国,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是,中国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

    “因为台湾问题,美中之间总是会有误判的可能,尽管双方都试着将这个机会降到最低。另外一个可能是,中国的军力发展日渐强大,终将威胁到美国。”沃克分析道,“就象在过去美国的势力逐渐崛起,英国也曾经经过这一番挣扎--美国到底是敌是友?最后英国显然决定他们不会同美国开打。尽管两国曾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携手合作,美军一直到1920年还存在同英国打仗的海军军事计划。”

    沃克看到了美国军方对中国潜在的忧心,巴奈特则进一步指出,美国军队内部对“中国威胁”的辩论大概可以分成“蓝”和“绿”两个阵营-- 一边是空军和海军站到一起,另一边则是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连成一气。

    “美国空军--包括负责太空和核武的战略司令部-- 一向是军队内部对中国威胁谈论最多的,尤其是中国在2007年初测试反卫星武器之后,尤为明显。美国海军则是关注中国的所谓‘珍珠链’(string of pearls)战略。”巴奈特对《华盛顿观察》周刊分析道,“美国的地面部队--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则已经将重心转移到战后国家重建和反叛乱(counterinsurgency)任务,而中国不是个近在眼前的威胁。”“珍珠链”战略是美、印等国所指中国对从南海经马六甲海峡至阿拉伯海的这一海上通道伸展军事和外交肌力,以确保能源运输安全的策略。

    美国海、空军的地位下降和他们对中国的戒心上涨,不能说没有因果关系。毫无疑问地,美国现在是拿着放大镜审视中国的军事走向。对中国海军颇有研究的沃克指出,中国现在的海军发展着重在反接近能力(anti-access capability),目标是抢先美国一步(forestall)或是拖延美国海军接近台海,因此中国的海军舰队是以柴油潜舰和反舰艇巡航导弹为主力。

    “美国将持续地观察中国海军的发展。中国如果建造更多水面舰艇,以为其运油船护航,而较少建造更具威胁性的核子攻击潜艇,自然会降低美国的戒心。另外,中国有自己的区域顾虑,她虽然拥有三艘航母,但是它们的设计若是用来维持区域平衡的,使用的时机是非作战海上任务,上面载的是运送人员或物资的直升机,而不是短程战斗机,两者的意义自然不同。”沃克分析道,“美中将继续打量对方,目前对中国是敌是友的辩论还会进行好一段时间,要给出一个确切答案,还太早。”

    巴奈特则更希望五角大楼借着“千舰计划”这个难得的机会,对同中国的军事合作敞开大门。

    “美中之间爆发大战,并非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应该更好地管理双边关系,以确保它不会发生,”巴奈特最后对《华盛顿观察》周刊如此评论道。

    徐琳,《华盛顿观察》周刊 2007年第41期,11/14/2007

文章录入:军闻    责任编辑:《环球展望》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美媒:中国“天空霹雳”——想方设
    (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